90年广东连环杀人案16名女性尸体无人认领女孩报案引出真凶

时间:2022-08-06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原标题:90年广东连环杀人案,16名女性尸体无人认领,女孩报案引出线月,广东省广州市火车站周围看似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实则暗流汹涌,数名便衣警察分散在不同地点,时刻保持警惕准备行动。

  他们精神高度紧张,盯着距离火车站站口50米远的电话亭,等待目标的出现,一刻也不敢松懈。

  一个女人边深呼吸边缓缓走向亭子,她知道警察都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她走到电话亭里环顾四周,像是在寻找某个人。

  女人还没来得及回话,突然间埋伏在周围的警察急速奔来,一下将男人按倒在地。

  “藏了四年,如今你还想逃到哪里?你犯下的罪无法饶恕,简直作恶多端,现在你被逮捕了!”

  这两个人是谁?男人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,他将被如何处置?女人是否是犯罪同伙,两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  一切都回到四年前1990年的2月中旬,刚刚过完春节的广东天气没有那么寒冷,街上还洋溢着过节的喜悦。

  广州市作为广东省的中心城市,无论从环境还是经济等各个方面来考虑,都是排名极为靠前的,尽管治安不算超前,但生活质量和氛围也还算可以。

  2月8日的下午,市公安局接到一个来电,报案人惊慌失措地说自己在敦和路上散步,突然发现在路旁的草丛里一具死状惨烈的尸体,希望警察赶快到达现场。

  公安局立刻出警,十分钟后到达了报案人所说的地点,只见周围群众凑成一堆,议论纷纷。

  随行的法医观察死者的情况,判定死者为女性,大致年龄25岁,面部表情狰狞,眼睛布满血丝,瞳孔呈放大状,似乎死前极为痛苦和恐惧。

  法医注意到死者的脖颈处有非常显著的红褐色痕迹,锁骨处有深陷下去的指甲印,由此初步判断其死因是被人掐住脖子窒息而亡。

  让人觉得更加残忍的是,死者的下半身没有衣物遮挡,且体内留有他人的体液,民警认为这有可能是一起强奸杀人案。

  更棘手的是,死者身上没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,且迟迟没有家属前来寻找,因此只得由警方代为管理。

  警方将尸体交由法医进行尸检,几天后得出结论:受害者是在失去生命体征后被凶手折磨,也就是说,这是一起先杀后奸案。

  由于九十年代的破案手段不够精进,技术也不够先进,且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,警方无法迅速锁定嫌疑人,迟迟不能结案。

  本以为这起案件是偶然事件,可万万没想到,在第二年的同一时间,又发生了同样的悲剧。

  1991年2月,几乎与上一场未结案件的时间一模一样,广州市某郊区前面的马路边又出现了一具女尸。

  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出动,封锁现场,发现死者与上一位受害者年纪相仿,死状也极其相像。

  两位受害人年龄都为20-25岁之间,面部狰狞,瞳孔睁大,十分惨烈,只不过此次案件的受害人更为可怜。

  令人感到唏嘘不已的是,这名女孩同样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,法医照例进行尸检,竟然发现死者在生前和死后分别遭受了两次极为凶残的侮辱侵犯。

  如果是同一个凶手,那么他这一次两次侵犯死者,而且作案手段更加狠毒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如果不是同一个凶手,那么无论是作案时间,还是死者的性别和状态,都与之前极为相似,这难道是巧合或者蓄意模仿?警察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8月份中旬,这起案件还没有被侦破,又有一名受害人出现了,受害者与之前两起案件也极其相似,只是这次更让人闻风丧胆:死者的左胸被割下了!手段极其残忍!

  警方将此案与之前的两个案子联系到一起,列为类似案件并案调查,通过三起案件的受害人以及死状的对比,他们越来越怀疑这是同一个人的行为。

  法医随即对死者体内存留的精液进行提取检测,最终发现,的确出自同一个人!市局领导非常重视此案,要求警方迅速查出凶手,将其捉拿归案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凶手的行为越来越激进恐怖,如果不及时将其逮捕归案,恐怕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。

  由于对凶手的线索毫无头绪,当地警方决定转换思路,从三起案件的受害者开始调查。

  由于她们身上都没有身份证,也没有亲属前来认尸,警方只得对广州市的常住人口展开调查。

  在走访调查过后,警方发现当地并没有常住人口失踪的情况,据此初步判断,三人不是广州市居民。

  案件陷入胶着状态,当地有关部门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,为了破案而努力,一般犯了如此重罪的凶手应该会有所忌惮,不会再轻易现身。

  接到举报人发现尸体的电话后,民警在公安局里气愤地将凳子踢倒,“这个王八蛋!他简直不把警察和法律放在眼里!”

  毫不意外,这次的受害人仍是模样二十多岁的女孩儿,她被凶手前前后后侮辱过四次,这次不仅是胸部,凶手将死者的下体也一并切割带走了,犯罪手段可谓是极其恐怖与变态。

  如果不出意外,这名女子的身份必然属于“未知状态”,果不其然,警方仍无法得知死者的身份。

  凶手接二连三地犯罪,杀害无辜的年轻女子,而且不惧警方调查,一再加快作案频率,并且越来越没有人性,这简直是广州市多年来遇到的最为狡猾和变态的罪犯!

  广州市的上级领导立刻下令成立了专案小组,命令各级部门对此案高度重视,对各个案发地点及周围采取严格的封控与管控措施,对案件进行全方位的分析与侦察。

  上级要求全市各个县区的公安机关协力相助,并特意请来几名专家帮助他们侦破此案。

  值得欣慰的是,这次总算不是空手而归,警方在排查的过程中发现可能有一名目击证人!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线索。

  警方立即对目击者进行询问,并得到了以下回应:“我当时就在那个路边散步,看见一个小型货车,四个轮子的,它停在路边,也没开双闪,我就好奇地看了两眼。”

  “平日里这条路不经常有机动车的,我就看那车的前灯开着,很刺眼,但是车里没人,我想着可能是司机去草丛里方便了,我就赶紧走了。”

  得到四轮的小型货车这一关键信息,警方立即派出民警在通往市区的各个路口设置关卡,重点排查符合描述的车辆。

  可是这事情进展得并没有想象中顺利,警方排查到的四轮车辆本就不多,基本都有不在场证明,剩下的几辆司机连案发现场是什么路都不知道。

  可是凶手根本不给人喘气的时间,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,又有两名年轻的女孩儿被残忍遇害。

  案件一出,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,尽管警方害怕引起社会恐慌,试图封锁相关消息,可是没有任何作用。

  媒体对这一连环杀人案进行广泛报道,民众更是陷入了无休止的恐慌之中,对此案议论纷纷。

  十几岁,二十几岁,乃至三十几岁的女子甚至不敢再天黑之后外出,她们对凶手充满了恐惧,对公安部门也充满了不信任。

  她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女孩子好端端地要被这么残忍地杀害,为什么从前安全宁静的城市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,为什么全市的民警连一个犯人都抓不到。

  可是事与愿违,尽管他们也想将凶手抓到,碎尸万断,可是他们之前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狡猾的罪犯。

  这个人处处留下痕迹,向世人宣告着他的行为,可是又像人间蒸发一般,让人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,他一直在挑衅警方与这个社会,可以说心理极其变态!

  警方在调查的过程中有几次好像锁定到几名嫌疑人,但最后发现,都不是要找的那个人。

  此时距离第一起案件已经两年了,而让人感到悲哀的是,已经有十个女孩儿遭到毒手了。

 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凶手到底是什么人?他为何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疯狂作案?

  随着这件事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广东省的上级领导也被此案的凶狠性惊动,省厅立即向广州市提供警力增援,并派出破案无数的专家前去支援。

  第一个疑点就是受害者的身份,既然她们都不是广州市的常住人口,也不存在人口失踪的名单上,那为什么没有一个死者的尸体被认领?难道这是巧合?还是凶手精心挑选的对象?

  第二个疑点就是死者被侵犯时的状态,据法医检测,只有在第一起案件中,可以明显看出死者的反抗行为,其余九个案例都没有反抗行为,这又是为何?

  这些问题都值得考虑和深思,眼下众人皆知的情况是,凶手专挑年轻女性下手,要么是对这一年龄层的女性心怀恨意,要么就是因色行凶。

 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,凶手一次比一次更加狠毒,简直就是一个具备反社会人格的心理变态,而且他具有极其强劲的反侦察能力,对作案地址、手段以及案后的清理也非常细致。

  作案地址?地点?专家和办案警方突然灵光一现,对啊,十起案件发生的地点各不相同,但是都不是非常偏僻或非常繁华的地方,有一个共同点:都在城市和乡村交界的地方。

  办案民警觉得好像看到了希望,他们立刻动身对嫌疑人进行细致的筛查,最终锁定两个可疑人物:徐毅,彭永强。

  通过调查,警方发现徐毅和彭永强都有犯罪前科,且作案时间充裕,后者甚至被判刑十五年,罪名是强奸未遂,而前者正好有一辆带有四个轮子的货车,这不是与之前的线索都对上了嘛!

  警方立即对二人进行传讯,但是面对审讯以及测谎仪,二人都坚决否认自己与案件有关。

  经过与凶手DNA的比对,证实两人确实不是凶手,案件到了这里又陷入了胶着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转眼两年又过去了,距离第一起案件已经过去了四年,这期间受害者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6人。

  真正的凶手还没有被捉拿归案,社会影响已经极为恶劣,民众整日人心惶惶,对此事议论不已,流言四起。

  案件轰动全国,国内的破案专家都前往广州市共同协助,这次,专家们对受害者的身份有了新的突破。

  他们发现死者被发现时大多身体裸露,但是部分死者身上带有首饰,这能说明什么?说明凶手只贪色不贪财!

  可随着对这些首饰的深入调查,警方发现,这些首饰竟然都是赝品,难道这么多受害者都戴赝品首饰,真的那么巧合吗?还是说她们的职业使然,不得已才戴假的?

  警方与专家开始对各类职业展开走访调查,最后判断这些受害者可能是站街女!她们大多数是从外地被带到广州,为了生存而出卖身体。

  这下与之前的猜测也都吻合了,做这种工作的女孩大多失去父母,或者与家庭断绝关系,所以没有人会联系他们,这就导致她们的身份不能证实。

  可是知道受害者的身份就能找到凶手吗?不是的,由于身份特殊,她们每天接待的客户都各不相同,根本无法查证。

  1994年9月20日的清晨,一名披头散发,赤裸着身子的女子踉踉跄跄地跑进广州市派出所报案,她说自己叫黄艳红,昨晚被人侮辱后掐晕,自己趁对方不注意偷偷逃走。

  一名女警立即给女孩换上衣服,安抚好情绪,随后警方根据女孩的指引找到作案人的家。

  据调查,房主名叫罗数标,生性胆小懦弱,家中有妻有子,警方赶到的时候,家里只有妻子刘美婷,她一开始声称不知丈夫的去向。

  警方对房间进行搜查,在阁楼的橱柜里发现数百条女士的内衣,并发现装有受害者身体器官的瓶瓶罐罐,罗数标就是凶手!

  刘美婷傻了眼,在警方的严厉呵斥下,她决心主动自首,说出了丈夫的去向,并愿意帮助警方抓捕丈夫。

  罗数标作案十六起不曾失手,他本以为这次也不会,可是没想到黄艳红跑了,他立马逃离家里,并让妻子去取好钱送到火车站,两人在门口的电话亭碰面。

  就这样,刘美婷配合警方,在便衣警察的埋伏中引出了罗数标,后者被迅速按倒在地,缉拿归案,而刘美婷作为凶手的家属,也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问话。

  审讯室里,民警愤怒不已地喊道:“你杀了十六个女孩,你该当何罪!你简直罪该万死!”

  罗数标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我……我都是看那些不健康的录像,你知道吧,就那种黄色片段,不感觉很爽吗?所以慢慢的心理就有了一些病态,她们嫌我弱,我就杀了她们咯,也没有人再反抗了吧……”

  当地警方立即将此案移交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讼诉,毫无疑问,罗数标残忍杀害了十六人,哪怕是死刑也不足惜!

  1994年10月5日,罗数标因犯强奸罪及故意杀人罪被依法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

  罗数标表面胆小怕事,实则心狠手辣,作恶多端,恐怕即使他下地狱也无法弥补受害者。

  这一场震惊全国的案件终于得以侦破,其中背后的深意值得人思考,有些人看似软弱,实则内心狠毒,对待这种人,一定要小心谨慎。